色彩大师:厄恩斯特·哈斯教育传承文明智慧,老师是传颂智慧知识的“服务员”社会.家庭.财富与人性

于明诠写新诗、陈彦舟写新诗、娄本立写新诗,再谈诗人与画家

“摩西十诫”的文化内涵
小白话文明4 — 垄断
小白话文明3 — 分工

那天与娄本立先生闲聊,他称新近出版诗集《波动的阳光》,他的詩情感真摯,深沉幽遠。本立是诗人,善书法,又以山水画知名,今亦涉猎花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谷雨先前曾撰文《原来诗人是画家》說本立,说诗人与画家,今再谈之。

一个艺术家,不能失却“诗心”。中国是文人画的国度,有詩心則有境界,有品味,反之,則無趣,画得再精也不過“画匠”也!画家诗人多写旧体诗,古代王维、苏东坡、郑板桥等不提,今之齐白石,启功也寫舊體詩,这几天读书《宾虹题画诗集》,“ 雁栖芦花鸦栖树,各分一半夕阳归。”窃以为,黄宾虹的诗胜于齐白石,自作旧体诗题画的健在画家也不少,如杨耀先生。

诗歌与绘画是两位密不可分的“艺术兄弟”。而以新诗题画者不多。究其原因,除了传统因素外,能写旧体诗的人也越来越少。受外国文学的影响,新诗越来越受青睐,如今“诗人”这一桂冠,仿佛完全戴在了新詩的头上。于明诠先生写新诗,有诗集出版,书画家之外,人称之为诗人;欧阳江河先生以新诗闻世,诗人之外,称他书法家;厦门山水画家陈彦舟也是写新诗的高手,他偶尔会在自己的画作上题一句自己的诗,别致有趣。

新诗与旧诗,只是诗的形式不同,而“诗心”的本质是一致的,“诗心”的表现形式,可參照《二十四诗品》,有雄浑、冲淡、纤秾、沉著等二十四種品質。虽不能说这就是诗心,但是总归是诗心的体现。

诗人的心思大都细腻,縝密,复杂而庞博,本立也不例外,表现在他的画風上是雄浑、纤秾、绮丽。他把心思灌注于笔端,一笔一笔,一幅画有数不清的笔触,简直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封面一图,仙鹤羽翼,他一笔一笔写来,和的竹叶相映衬,形态动作细腻自然,虽是陈旧的 松鹤题材,却也不落窠臼。我倒更希望本立简淡起来,化繁为简,冲淡洗练,那样,他的画和他的诗将一样隽永!

(2017年2月27日谷雨于拙书堂)

责任编辑:色彩大师:厄恩斯特·哈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