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大师:厄恩斯特·哈斯【视频】阿斯汤加高级体式展示-龟式【视频】女神Kino教你30分钟阿斯汤加瑜伽

与一片落叶不期而遇

短笛吟風四
【视频】Lalit 的阿斯汤加 --专注、舒适、稳定
【视频】 Kino 印度 阿斯汤加 (配音超好听)

那个春雪纷飞,华灯初上的夜晚,清流水华,灯影迷漫。我们静坐车内,一起看楼宇,看路边梧桐树,看合欢花,看夜行的人们,……,与街道一起慢慢坠入琉璃夜色。车内循环播放着《我心中只有你》,舒缓深情的曲子似声声骊歌,穿越了心中如花雨般落下的忧伤与惆怅,默然,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习惯于晚饭后散步。那条梧桐枝蔓交错的街道是我每天的必经之道。

街灯隐匿于叶蔓间,看起来很像瞌睡人的眼睛。光线从硕大的梧桐叶间疏疏离离透射下来,落到往来的车上,行人的身上,宛若梨花遇春,绽放缤纷。

划过攒动的人群,我遐想的目光,掠过这月下盛开的梨花,眸底是很多年前彭荆风笔下一弯新月下的《驿路梨花》,月色朦胧、梨花安宁……

落叶知秋。一片梧叶,似翩然彩蝶,悠悠荡荡,悄然地下落,我麻利地伸手抓住它。借助灯光,仔细端详这枚不期而遇的天上来客:这是一片青黄的叶子,满身褶皱,腊黄的面色,记得《诗经》里的《氓》中有“桑之落矣,其黄而陨”之句子,本意就是说当桑叶飘落之季,凄凉的秋天也就到来了,而今梧桐叶落,已是深秋了。

杜甫说“无边落木萧萧下”。记得三年前,北京的十月,我在北师大听专家讲课,每天行走在校园里,满目是淡黄的银杏叶子,树上,道上,草坪里,到处都是。那些叶儿,无风时蛰伏安详,有风时如蝶舞蜂飞。落在草坪里的叶儿是幸运的,常常成为的我们的书签。道路上的那些叶儿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行人踏过,车辆辗压过,叶儿很快破损了,残缺了。幼时读《红楼梦》对黛玉葬花很不理解,也很不以为然,现在,面对这些残叶,自己连葬叶的心思都有了。其实,道路上落叶远比我们想像得要坚强,你看,每遇车辆通过时,它们立马复活起舞,似群蝶纷飞,狂欢不已,那景象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淒凉,倒给人以些许华美的想像。原来,秋天的落叶之美,绝不输给春天里的花朵。

头上有夜行的雁阵南飞,三二声的低唤,听起来都似悲凉的乌啼。十月,怎么就突然深秋了呢?

忽然记起宋代诗人刘翰的《立秋》的诗句来:“乳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凉。睡起秋声无觅处,满阶梧叶月明中。”在这个叶落乌啼、北雁南归的秋夜,我久久凝视手中的这一叶,本不是感伤的夜晚,却也莫名的感伤起来。

在我看来,欧阳修最是能能吟诵秋夜之声的词家了,他的《木兰花》一词:“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敧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院内是深沉凄婉的太息,院外是万叶千声之怨恨,词里泪眼,声声慢,直教人心底生澜,愁绪万般。

记不起在什么地方看过一篇《遇见你,一个世纪的心跳声》的散文来。先不说其文字,单是这个题目就叫人喜欢。“香樟的树下,银色素光的灯旁,那些如梦如幻的画面,就像刻在心上的哀伤。一场戒不掉的盛宴,满怀憧憬的人们面朝着同一个方向,虔诚的追逐着自己的梦想。我仍旧站在这里,默默地守候着一个灿烂的春天”。是呀,虔诚地守候一个灿烂的春天需要勇气,需要毅力,需要耐心。这使我想到了我的一个好友,想起了他说的那个“落叶化蝶“的故事——

“那年,深秋。我与她两个月不能相见了,渴望与牵念痛彻心扉,不能自己。我决定去看看她,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下她的背影。那天,秋风铁马,落叶纷飞,冷极了,我立于一颗香樟树下,近两个小时的守候,傍晚时分,终于看到了她,看到了她若蝶儿起舞、长发飞扬的身影,慢慢地出现和远去,你知道么?那时,我心如重梆击鼓一样的跳动,这长长的守候,于我,是多么的诗意与满足!

又一年,也是深秋。秋叶正红,层林尽染,落叶潇潇,我再次来到紫蝶谷,仰卧在我们曾经停驻的岩石上,细听落叶下流水濡动的声音,我用双手不停的捡起那些落叶,企图把那些听过我们爱情细语的那些叶片,梳理成一首有蝶舞翩飞的四月之歌……

第三年,还是深秋。多风的季节,落叶飞飞,身边的落叶散作无数如蝶轻舞的雪花。我们手中的落叶,在那个深秋慢慢地变化,在那个冬天里变化,后来幻化成春夜里的两只蝴蝶。那个春雪纷飞,华灯初上的夜晚,清流水华,灯影迷漫。我们静坐车内,一起看楼宇,看路边梧桐树,看合欢花,看夜行的人们,……,与街道一起慢慢坠入琉璃夜色。车内循环播放着《我心中只有你》,舒缓深情的曲子似声声骊歌,穿越了心中如花雨般落下的忧伤与惆怅,默然,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我完全被他们的故事打动了。蛹化成蝶,原来需要三秋耐心的等待。

有人说落叶是一只疲倦的蝶。是啊,叶,枯了,挥霍掉春夏的青葱年华,只剩下秋风翅折后的纷乱。那一场盛大绿色的祭奠,不会在广袤的淡黄或金黄中盛开,铺天盖地的秋黄已经将这一季的湛蓝深深地掩埋。

今夜,我与一片落叶不期相遇。伤感什么呢?因为似蝶?还是因为秋夜?秋色?秋声?抑或是朋友说的“落叶化蝶”的故事?

不经历萧瑟的凄寒,怎能蕴育一场四月浩荡的繁华与灿烂?!“那些摇曳生花的笑容,在细碎的梧桐下,夜夜听着年轮绝唱,诉说着各自的美好。”我应该感谢这片秋叶才对,让我在这个薄凉的秋夜中,有一份源于心底的温情与微醉。

责任编辑:色彩大师:厄恩斯特·哈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