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大师:厄恩斯特·哈斯好吃不腻的几道家常菜,家人吃过总是恋恋不忘【教做】在家免费吃市值600元大餐!

亭子间

草莓苗不长根原因?草莓种植用什么肥料
原汁墨鱼~脆鳝和爆鳝
辣牛肉生菜卷

石库门在维持它外部形制的时候,内部空间慢慢地解体了。从一家一户到一家几户,最后又发展到几家几户同住一号石库门。石库门的主人及其后人此时已经无力也无法维持一家一户独住石库门的巨大开销。他们或者自己出租房子,或者让人转包出租。承包人俗称二房东,为了获取利润,毫不客气地将大房间隔开,让更多的人住进来。这样石库门就开始了其内部结构仿照亭子间格式不断被切割的过程。这个过程被我称之石库门的"亭子间化"。在不断的亭子间化中,方方的天井住进了新婚夫妻或者移作了厨房。宽敞的客堂中间竖起了一道扳壁,常常是或父子、或兄弟两对夫妻相安无事共处在一个房顶下。每临夜鼾声相闻却又各行其是。每到黄昏则一家独用的厨房又成了七十二家房客的锅碗瓢盆交响乐。石库门曾经拥有的宽敞、温馨和诗意,荡然无存。

石库门的亭子间化最清楚不过地展现了我们城市中产阶层在49年前的连年战乱经济停滞和49年后的平均主义中,一步步平民化乃至贫民化的轨迹。同时,石库门的亭子间化最终表明了,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关于中产阶层的神话终于衰落,一个建设现代都市梦想终于幻灭。石库门兴盛在二、三十年代,亭子间诞生也在二、三十年代。所以石库门在兴盛的那天已经孕育了衰落。亭子间就是终将出现的不祥预兆,就像夜半森林中猫头鹰的叫唤。

责任编辑:色彩大师:厄恩斯特·哈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