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大师:厄恩斯特·哈斯

色彩大师:厄恩斯特·哈斯

厄恩斯特·哈斯(Ernst Haas,1921—1986年)

1921年出生在奥地利,1949年加入马格南图片社。被誉为20世纪最有名、也最有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亦是彩色摄影的先驱。在当年几乎只拍摄黑白照片的年代,他改变人们对彩色摄影的保守观念,同时以大量实验性手法拍制出各种有趣的彩色照片,影响深远。1986年,他得到了Hasselblad Award(哈苏国际摄影奖)。

1921年3月2日,哈斯生于维也纳,父亲是奥地利政府中的一位高级官员,母亲酷爱艺术,一直致力于在哈斯幼小的心灵中培植真善美的根苗。
1946年,哈斯拥有了自己的禄莱相机。1948年,美国红十字会维也纳分会举办了一次影展,其中展出了哈斯关于维也纳战时景象的照片,这幅照片被《HEUTE》画报主编沃伦特拉班看中,于是聘请哈斯为画报进行摄影采访。
1949年,哈斯受卡帕的邀请,加盟马格南图片社。从这时起,哈斯开始实验彩色胶片的性能。1952年,他在美国新墨西哥州采访的一组反映印地安人生活的专题,在《生活》画报一炮走红,并赢得美国杂志摄影家协会颁发的荣誉奖。1953年在《生活》画报发表的一组题为《一个神奇城市的面貌》的组照,使哈斯名满天下。1959年哈斯被推选为马格南图片社社长,并主持编选和设计了《马格南摄影家眼中的世界》大型影展。
1971年,哈斯出版第一本摄影集《创世纪》,发行量达到30万册,创美国画册销售最高水平。1985年,摄影组织家协会向他颁发了“创造性成就”奖状。1986年,他相继获得了瑞典哈苏公司授予的金牌奖、德国莱卡相机厂的“最高成就”奖章和“摄影大师”称号。1986年9月12日,哈斯在一次突发性疾病中猝然去逝,享年65岁。
哈斯对于色彩在摄影中的应用是有开创性的。在布勒松“决定性瞬间”的经典理论基础上,加入了色彩的因素,并把其解释为“由运动构筑起来的流动的色彩”。生活是流动的,时间是无休止的,运动的色彩让作品在静止的传统摄影理念中具有了运动与时间的概念。面对《斗牛》、《野马》、《驯马》等作品,一种诗意的、浪漫飘逸的气息扑面而来,原本紧张激烈刺激的场面,变得轻松、舒缓,你尽可以去细细体会其中的韵味,就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是抒情的、主观的,是拍摄者内心的诉说,带给观众一种内在的愉悦,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摄影家内心的温情。在这里,非静止的、非视觉真实的、非物质化的色彩,使作品抛却了视觉表面真实的外衣,进而转化为一种真实情绪的宣泄!
哈斯是一位在色彩中寻找到“自我”的人,他运用慢速追随拍摄的手法,在运动中对焦曝光,表现运动中的真实,从而在作品中抓住了生活中瞬间的、鲜活的、有视觉跃动的、激情的、神秘的色彩之美。哈斯说:“我仔细地观察和研究各种动态,力求使自己身体的动作与动体的活动协调,并决定自己在快门开启的那段时间里所应采取的行动。我没有什么固定不变的快门速度,我喜欢随机应变,这样可以给我带来更多的机会和更加丰富多样的视觉组合!”
哈斯主张把色彩、时间与造型一起加入到拍摄的“决定性瞬间”之中,在选择拍摄画面时,注重选择主体与陪衬物所形成的图形,处于光线中较明确的两三种颜色构成画面的平衡。在运动中按下快门,从而捕捉到了让人着迷的高光中的色调。大胆尝试而不僵化地依靠摄影惯性,用新的手法追逐光线、追逐色彩、追逐心灵的美感!强调“通过多个连续的瞬间表现强烈的动感”。他说:“我最基本的想法,是要把自己从过去的旧习惯中解脱出来,拍摄能使观众感受到美妙的第四度空间(意指把许多瞬间中一个一个动作‘加’在一起)的画面。这种美妙不是存在于一瞬之中,而是存在于许多动态的变化之间。在听音乐时,你绝不会只去欣赏其中的某一个音符,而是欣赏一首乐曲,一段旋律。在舞蹈中,也不能仅仅欣赏某一瞬间的动作,而是欣赏在时间和空间里不断变化的舞姿”。创新与思想,是哈斯给我们留下的、比摄影作品本身更加有意义的东西。
城市是哈斯摄影作品中的一个主题,其留给我们的城市风貌是多方面的。哈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作品中,就已经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神奇城市的内在风貌:《旋转玻璃门上的影像》、《反映——纽约的第三街》、《第六街上的繁忙时刻》等作品,正是一个快速变幻、颤动不安、新兴而充满朝气的纽约的缩影!哈斯观察了那些变化无穷的景色、色彩缤纷的场面和闪烁不定的投影,他把真情实景拍摄成了虚幻的梦境,把单调的景物表现得栩栩如生。《旋转玻璃门上的影像》,画面上简约的光影交错,折射出整个城市的精神风貌,空气好像在震动,画面处处都充斥着一种乐观、梦幻、让人憧憬的气息。对于摄影而言,所摄即所见,但是否为所思?而所思又是否是事物的本质?
哈斯的作品《日落小景》在光怪陆离的冰冷城市中找到了一种久违的亲密感,时间就此停顿了,目光停止了,内心开始涌动一种温情,城市多元的另一种面貌由此向我们展开。《巴特里公园中的望远镜》以人性化的外表守望着城市的今昔,人与城市、人与人所制造的一切,产生了一种更加默契的共鸣!哈斯坚持自己的个性,坚持去探索和发现属于他自己的纽约,挖掘出他自己所发现的美。在哈斯众多的带有运动感的作品之中,这几幅作品就像一个个休止符,好像要让这种美好的感情在城市中永恒!这是否是摄影家对于城市未来的希冀?
“我希望我拍出来的照片,能够少一点报道性,多一点幻想性;少一点解释性,多一点暗示性;少一点散文性,多一点诗意性”。他的作品正是通过把诗意渗透到平常的场景中去,而将摄影纪录的困境上升到一个新的艺术层次。
责任编辑:色彩大师:厄恩斯特·哈斯